沧羽风涯

蹲在全职坑底望天中。
大眼本命,温油的巨蟹暖男请嫁给我!

能日更吗?……尽量吧。
能不坑吗?……尽量吧。
能不虐吗?……尽量吧。

【全职高手】【韩叶】一路同行

@夜静更阑
给姑娘的点文,韩叶求婚【?】梗,原谅我码了这么久……

====================================


“哎我说老韩啊,做人可不能这么不地道啊。国家队哥喊你比赛时你不来,回头这又拖着我来一趟是怎么个意思啊?”坐在飞往瑞士的飞机上,刚睡了一觉的叶修懒洋洋地推了推身边人的胳膊。
“安全带系好,马上就到了。”韩文清收起手里的平板电脑,终于还是因为看不惯身边人慢慢吞吞的动作伸手过去帮他系好了安全带,而叶修也趁此机会顺势歪在韩文清的肩膀上。
韩文清没错过叶修那小心思得逞的狡黠笑容,不过他不打算跟自己的恋人计较。


第十一赛季已经结束了,霸图战队在时隔七年之后终于再次站上了冠军的领奖台,而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韩文清宣布了退役的决定。
感伤者有之,不舍者有之,惋惜者有之,但所有人都尊重了他的决定。十一年荣耀征途,十一年带领队伍,十一年勇往直前,这样的坚持值得所有人尊重敬佩。
在办理完各种手续,交接完各种事务之后,韩文清拒绝了俱乐部请求其留下任职的邀请,只留下一句:"抱歉,但是有个人已经等我很久了。"


是的,真的很久了。
韩文清和叶修在外人面前是宿敌,是对手,但实际上他们却是一对恋人,至今已经七年了。
七年前,当霸图用惊艳的舍命一击换得冠军奖杯后,韩文清拿着冠军戒指找到了叶修表白心迹。与粗犷的外表相反,这个人高马大的山东汉子在面对自己心上人的时候格外的温柔与羞涩。
幸运的是,韩文清得到了他想要的回答。
不幸的是,他们作为公众人物,不得不将这一切小心隐瞒。
这一瞒就是七年,期间出现过种种风波:叶修退役又复出,带领兴欣夺冠后再带队拿到世界冠军;韩文清带领霸图继续前行,拒绝了国家队的征召,最终用一座冠军奖杯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休止符。
七年之痒啊……在飞机落地的巨大轰鸣声中,韩文清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词。


住酒店,倒时差,三天之后,精神奕奕的韩文清和散漫自在的叶修终于踏出了酒店大门。
“老韩啊,咱们可事先说好,我是不认识路的,就跟着你走啦。”叶修从韩文清的背包里掏出了墨镜,抵挡住夏日刺眼的阳光。
"跟我走吧。"又拿出帽子给叶修扣上,韩文清大步迈了出去,身后的人抱怨了几声速度太快他赶不上,却还是加快了步子没有落下。


七月的瑞士有着爽朗的天气和蔚蓝的天空,空气中弥漫着阳光的温度和味道,虽炎热却不令人烦躁。
韩文清拿着地图走在前面,偶尔因为找路或别的什么停下脚步,叶修就趁机靠着他歇口气。
走了半个小时,缺乏锻炼的宅男已经有点儿喘了,瑞士毕竟是山地国家,这一路向上,速度又快,叶修不太习惯:“老韩啊,这是要去哪儿啊?还多久啊?”
“就快到了,再有十分钟吧。”韩文清又一次停下脚步,对着地图找路。
“你行不行啊,五分钟就看一次地图,别是走错了吧。”
那还不是为了你能跟上来,韩文清叹了口气。


又走了十分钟,他们来到了一个小小的直升机起落坪,一架看上去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的直升机正轰鸣着螺旋桨停在场地中央,显然是在等他们。
叶修自诩见过不少世面,但坐直升机还是第一次。他好奇地扒着窗户往外看,地面渐渐远去,画面缓缓移动,绿色白色交杂而过,白色逐渐成为了主色调。
"哎老韩,你该不会想把我从山顶上推下去吧,多大仇。"叶修开着玩笑扭过头,打算逗逗平时看起来总是严肃得很的恋人,却发现韩文清一手拉着侧上方的拉手,另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紧握成拳头,嘴唇正小幅度地开合着似乎在默念什么,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没想到百毒不侵的老韩居然恐高,叶修闭上了嘴巴专心欣赏风景,决定把这个惊世发现好好记住以备不时之需。
大约飞行了半个小时,飞机平稳落地。叶修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打开机舱门跳下直升机,绕到另一边想搀扶韩文清,却发现本该被搀扶的人已经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停机坪附近——不远处的一个小木屋门前排着一列列的长椅,不少人坐在那儿。看到韩文清过去,坐在后排的人站了起来朝他迎了过去。
到底是国外,真人性化,连晕机的人都考虑到了。叶修感叹着往前走,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想要追赶前面的人。


谁能告诉我,这是出什么事了。
叶修被犹如神兵天降般的苏沐橙一把扯进小木屋时,那以诡计和智谋闻名全联盟的大脑中只剩下满屏的“卧槽”不断滚动。
"你怎么在这儿?"
“你结婚我怎么能不来。”
抱着西装的叶修被推进更衣室时,脑中只剩下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今天结婚?”


“混账哥哥,你的衣服还换不换得好了。”
叶秋站在门外等的心焦,终于按捺不住推开了门。
叶修穿着一身白色西装背对着他,正在拼命吸气,听起来十分憋屈。
“你是不是不愿意!我就知道他肯定欺负你了!结什么婚,咱们走!”叶秋一个箭步上前扯住了叶修的胳膊。
他看到的确实是一张发红的脸,但显然是因为憋气而不是憋屈造成的。
"这衣服……谁选的……裤子小了一号,拉链拉不上啊……"


经过不懈的吸气憋气,被收拾的焕然一新的叶修终于被叶秋拽出了门。
而同样穿着白色西装的韩文清就站在红毯尾端,向他伸出手来。

青山白雪为证,却是没有浪漫的浪漫,没有请求的请求。


很久以后的某一天,翻看相册的叶修问起他的爱人。
"那时你为什么不在宣誓台前等我呢?我看电视里都是那么演的。"
"我们应该一起走。”
无名指上的素白金戒指看似朴实无华,却见证着你我的荣耀与爱。
一路同行的荣耀,和爱情。


==============

用图书馆电脑艰辛的爬上来。。。

其实我觉得这篇有点儿……投机取巧。。。这是结婚不是求婚。。。

但是老韩不是一往无前嘛,再说都老夫老夫了,就直接行动吧不整那些虚的。。。

 




 

评论(8)
热度(66)

© 沧羽风涯 | Powered by LOFTER